地面型電廠工程實蹟
光電讓荒廢土地重獲新生!農地種電案例訪談:台南左鎮顏家

光電讓荒廢土地重獲新生!農地種電案例訪談:台南左鎮顏家

今年四月,較以往都更高的氣溫讓香蕉比預計更快成熟,尚未到達產量最大時,南部青蕉的每公斤價格就已跌破六元,垮下來的還有農民的嘴角。近年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提前到來的酷熱、乾旱無颱的夏季、一雨成災等極端天氣,讓農產價格更加不穩定,農民的生活也因此備受考驗。


每當農作物價格低迷,政府便會啟動去商品化(去化)政策,也就是以收購方式,減少其進入市場的量,進而使產地價格回穩,保障農民基本生活。然而政策需要精準考量市場供需,否則收購一結束,價格可能又面臨下跌。在這樣起伏不定的價格中賺賺賠賠,似乎就是從農者一路走來的寫照,但如今,在再生能源政策方針的指引下,這樣的情形有機會被改變。


台灣的再生能源發電目標是在2025年達到20%,其中太陽光電的裝置容量目標為20GW(億瓦),佔全部的66%。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屋頂與土地的活用就是關鍵。PGE太平洋綠能團隊致力發展太陽光電,在屋頂型及地面型都有涉足,期望透過再生能源帶動土地進行不同利用的可能,並為地主帶來穩定收益。


接下來,PGE團隊在台南左鎮建置一處原為香蕉園的電廠,此次我們訪問到地主顏能德先生,談談太陽光電造成的改變。


農地轉種電的契機

Q:請問土地原本用途是什麼?什麼契機決定轉經營太陽光電?

A:老一輩是耕種,但是近年來農業人口老化,下一輩離鄉,老的做不來了、少的不願意做,就租給其他農夫,也是希望土地能夠被利用、不會雜草叢生。不過在氣候變遷影響下,農耕帶來的收入浮動,農民其實很辛苦,加上後來左鎮的土地被列入水土保育區,能開發或從事的管理變得很少,如果沒有種電,會一直被棄置在那。因為兒女的牽線認識到PGE太平洋綠能,認為土地種電值得嘗試,而且團隊的態度也很積極,就決定合作,讓土地進到太陽能產業。


當地首個成功的光電案場

Q:當地是否有其他太陽能電廠案例?

A:香蕉園是這一帶的首例!我們很欣慰,土地經過幾十年後再次生機蓬勃,潛在的價值又顯現出來。


Q:左鄰右社看到您的電廠有什麼樣的想法?

A:申請時聽說還是有一些懷疑的聲音,因為過去有些工程沒有成功的負面例子,也會有關於輻射、汙染等等的困惑。但我認為還是要透過專業團隊去評估和執行,如果我們都沒有正面回應,那這些負面的疑慮也無法解開。希望PGE團隊這次的成功經驗,可以讓更多人看見,帶動光電發展的可能。


種電效益

Q:種電的經濟收益或是環境效益如何?

A:比之前好很多!會有人定期去查看土地狀況,其實跟早期租給蕉農的初衷是一樣的,就是希望土地能夠獲得照顧。租給PGE後,不只租金高,而且專業團隊效率很好。水土保育區不容易申請開發,在遵循政策與法規制度下,PGE團隊一一克服跑文件、申請、施作等許多繁雜手續,讓雙方都能獲益。


再生能源的認知與期許

Q:對能源政策與現況的認知?

A:就我所知,政府目前全力發展綠能,在不使用核能、火力又會造成空汙的情況下,綠能應當是最好的選擇。以地主和年老農民的角度來看,台灣農業面臨自由化的競爭,加上老農民沒有體力耕作、青壯年不願意從農,土地自然而然地被閒置,我希望政府能夠允許並鼓勵荒廢農地經營綠能,讓土地能夠再次獲得新生;對於再生能源,我們樂觀其成。


Q:對再生能源、特別是光電的發展,以及對PGE有沒有一些期許或建議?

A:我認為任何一個行業要成功,一定要有專業和熱忱的團隊。我和哥哥們都非常肯定PGE的專業,水土保育區是高難度的開發案,動土整地都需要申請,簽約、公證等等程序也跑了將近兩年,透過PGE導引與團隊合作,我們能夠共同完成這一帶首個成功的電廠開發,讓土地再度被利用。我們也期待有更多人與土地能夠加入推動再生能源的行列。



與地主顏大哥的採訪花絮照片


太陽能地主採訪照



地主採訪照


太陽光電地主採訪照

*備註:2020年7月農委會將修正農變要點,兩公頃以下的土地要變更,原則上是不予同意的喔!

《農業主管機關同意農業用地變更使用審查作業要點》七之一條:

非都市土地農牧用地、林業用地、養殖用地及都市計畫農業區、保護區之農業用地變更作太陽光電設施使用,其變更使用面積未達二公頃,不同意變更使用。但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無第五點各款情形之一者,得申請變更使用:

(一) 為自然地形或其他非農業用地所包圍、夾雜之零星農業用地。

(二)屬中華民國一百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前經台灣電力股份有限公司核准再生能源發電設備併聯審查意見書或行政院核定「一百零九年太陽光電6.5GW達標計畫」列管有案之太陽光電專案推動區域。

延伸閱讀
chingchingli的大頭照
PGE太平洋綠能

嗨!大家好,我是PGE太平洋綠能的C小編,有問題都可以詢問我喔~